首页|艺术专访|公益活动|摄影|书画艺术|传统工艺|电影|文化|历史|旅游|民间文艺|华夏文化艺术委员会
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 >
摄影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
时间:2016-12-19 13:39来源:蜂鸟网

  徒步大本营的成员们第一天徒步就深深感到被各种坑,眼看着营地就在河对岸胜利在望,却又深深的走了快两个小时才绕过去。他们还经历了暴晒,严重缺水,还有中午小树林里某位少年的tuna鱼凉拌水果罐头...他们第一天成绩不算太差,22公里在既定的7小时内走完,虽然经历了暴晒和严重缺水。同时,也重新认识了这条路以及接下来的行程有多么虐。

  如果想知道徒步大本营的成员们在第一天都经历了什么,请点击: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

Day 2: Jula-Paiju (3450m) 8h2’ 25.6km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巴基斯坦的喀喇昆仑山脉,绵延一百多公里的区间,耸立着六十多座世界上最高,最苍凉巍峨的山峰。它们仗恃无可企及的高度,肆意绽放着荒野的美丽。而此时我已无心留意视野范围内的震撼了,汗水已经流进眼睛里无数次。正午的太阳,像个巨大的白织灯悬在头顶,炙烤大地。还有高原刺眼的阳光透过我的太阳镜片,让这所有颜色都失真了。四周沙地与乱石的枯黄延伸与云层相接,宇宙洪荒,时间无涯的荒寂让我总有一种错觉,觉得走在路上,人会越来越小,然后就慢慢消失了。脑子开始漫漫放空,却隐约记得那天又想起一个人。自上海一别三年了,过去和现在只有短短一瞬,而我们已在人世失散。这之前很久没在提起过了,也许只有行走在世界的尽头才会如此吧。把我潜意识拽回来的还是流进眼睛里的汗水。有了第一天的经验,今天大家都装满了2升以上的水,可还是要省着喝。疯子和183的状态越来越差,一直在后面紧追,却一直回头看不到他们。Thomas依旧像昨天一样孜孜不倦的频繁停下用相机记录着周遭。这个少年真的很勤奋,比我勤奋。因为他带了腰包,而我没带。萱草的de小马达动力还是开的那么足。我们其余三人紧跟着向导的步伐凝视路面向前推进。由于第一天路上拍摄窘境促使我今天没有动相机的欲望,只是在休息时才拿出来拍几张,后来回家查看照片,发现这是正确的决定,光比过大,拍出来的也都是废片。但对比thomas,还是错过一些精彩的行走画面。

  下午到达营地查看手表数据;距离,时间,海拔,都比第一天多,状态却比第一天轻松许多。这是好事,证明越来越适应了。第二天的路程一直看着著名的川口塔峰群走,难得这么辛苦的一天行程不感到累,到达营地后雅兴很高,又看到了心心念想的川口塔峰,决定去守候一个日照金山。四周踩点完毕支好架子,又回营地拿上高价可乐和一把椅子开始“意淫”我心中的日照金山。

  川口塔峰群(Trango Towers)位于喀拉昆仑山脉北部的巴托洛冰川上跌宕起伏,它们沿着川口冰川分布,在冰雪覆盖中突出犹如鲨鱼的牙齿一般。主峰“大川口塔峰”,海拔6286米,这里也是攀岩者技术与难度梦想的香格里拉。这几张川口塔峰都是用长焦200段拍摄,户外风光摄影,尤其是拍雪山,大部分情况下会舍弃广角而改用中长焦来表现山峰的凝聚力与细节。在创作这两张照片时还有一段趣事;因为我跟Thomas选择的机位在一个突出的制高点,一目了然。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川口拍摄趣事

而我们对面隔着冰川河的地方有一所军营,我们两人的长焦大炮从他们那边看似乎真的是不怀好意。我一直试图把脸藏在相机后,并问Thomas,”你说这样他们的狙击枪就看不到我了吧。“ 后期为了彰显光影的明暗关系,特转了一张黑白(page 9)。相对彩色冷暖色调对比,我更喜欢这种黑白的张力。

 

Day 3: Paiju-Khoburtse(3930m) 7h43’ 18.7km

  一阵尖锐的响声,我从梦中惊醒。是的,我做梦了。在这种睡眠环境里我竟然做梦了,劳累程度也能可想而知。伸手摸向睡袋边微弱的蓝光,隔了好一阵我才看清时间,早上六点。这几日已养成了一个习惯:彻底清醒后的几秒钟内一定是迅速拉开外帐,看一眼天色的变化。阴天,但太阳还在山的另一边,也许会有惊喜。我从羽绒口袋里掏出昨晚临睡前为了保暖防止突然掉电放进的相机电池并装好,鞋带也没顾上系就拎着三脚架去了我昨天踩好的拍摄点。我花了二十分钟才从营地走出来爬上一道碎石坡,希望从巨石和冰川之上的制高点找到合适的取景范围。此时天色也开始泛红,阴天日出看来注定了今天的阴郁基调。拍了几张查看后都不满意,出现在我眼前的山峰太多,如果只对其中某一座拍摄则体现不出喀喇昆仑的壮丽与苍凉,而且湖的位置也不太理想。即刻想到了用接片来表现我看到的内容。拍了一组,右边山峰的倒影和前景的路面太少,在几经挪动之后发现位置都不佳,无奈站在原地就这样竖着拍了六张。后来,有了这张“如幻大千,惊鸿一瞥”。

  时间回到第三天早上出发,经过两天的徒步,疯子和183身体状况继续下降。经讨论,俩人准备雇一个私人背夫,以通过减少负重来慢慢找回状态。那一刻,我动心了。因为行走在这条路上能减少负重意味着三轮变四轮。还能减少我因为没带腰包造成随时停下拍照的不便,是真的动心了。心动却没有行动的原因是今天要上冰川,且之后的所有衣食住行都要与冰川为伴了。我只顾兴奋和憧憬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海拔的急剧上升已经让我有点体力不支了,第一次休息就把留了两天没舍得喝的一瓶果汁一口干掉了,这是我从斯卡度带来的唯一一瓶。这里的冰川不是直观的白色,最可气的是温度也不是感官上从前两天的暴晒到骤然凉爽。除了极地,这条山脉的冰川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要多和长。简单地说,就是乱石冰川,冰层全被乱石覆盖,冰川中有乱石,乱石中有冰川。最让我想不通的是冰川上还有巨大的沙丘。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冰川沙丘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捷径

人生亦如行走 徒步乔戈里峰行摄记录(连载二)

  可气的是冰川地带气温并没有想当然地变得凉爽宜人,暴晒依旧外加海拔急剧上升让我走的依然有气无力。上了冰川后路面开始越来越险,好几处都是抛开登山杖拉着向导的手,屁股蹭着石头爬上去的。向导告诉我们今天选择了一条捷径,后来向导告诉我们这是一条捷径,常规路线在我们肉眼可见的对岸,只见高高低低的小山峰,可想那样上上下下更累。而疯子二人就被他们的私人背夫带进了这条“不归路”。路餐时,突然发现一个惊喜,今天是五个人分水果罐头。因为疯子和183还在遥远的“不归路”上挪动。说到水果罐头,这次行程的一大亮点。从第一天路餐到最后一天,除了可乐,这也是上午徒步的动力之一。可知这鬼天气,来上一碗带汤的水果罐头是何等待遇。说到亮点,还要重提Thomas的好胃口,这位少年除了第一天用tuna鱼拌在水果罐头里,还有,用奶粉撒在巴基斯坦大饼上。诸如此类,数不胜数。下午翻过冰川沙丘后看到第三天的营地,这在K2的行程里不是好兆头,因为往往能清晰可见的营地都不太容易到达。就像第一天的Julia营地。果不其然,一圈又一圈,一个接一个的爬坡和下坡才走到一个个可爱的帐篷面前。又是累个半死一天结束了。

(编辑:清漪)

专题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 合作加盟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华夏文化艺术委员会
版权所有:华夏文化艺术委员会
E-mail:cnyxzgw@163.com 010-59195178  QQ:309802626951.La 网站流量统计系统
京ICP备:12053082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34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