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专访|公益活动|摄影|书画艺术|传统工艺|电影|文化|历史|旅游|民间文艺|华夏文化艺术委员会
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影 >
电影
小成本喜剧《情圣》笑傲元旦档 肖央:车库起舞是即兴的
时间:2017-01-04 10:34来源:北京晚报

辞旧迎新的元旦档,一部小成本喜剧《情圣》意外胜出,以两日破亿、四日破两亿的成绩最终拿下元旦档票房冠军,将《铁道飞虎》、《摆渡人》、《长城》一众大片甩在身后。更难得的是,影片的口碑同样不俗,作为一部关注男性中年危机的情感喜剧,《情圣》被观众视为“夏洛第二”,网络评分也高出了同题材的《港囧》。记者先后采访到了导演宋晓飞、董旭,编剧于淼、李潇及男主角肖央,听主创们聊聊这部黑马喜剧的诞生记。

导演

最大难题在于

解决喜剧的南北差异

《情圣》是宋晓飞和董旭的导演处女作,虽然这两个名字对普通观众来说比较陌生,但在业内早已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作为著名的摄影师和录音师,两人光参与制作的喜剧就囊括了《港囧》、《心花路放》、《泰囧》、《唐人街探案》、《煎饼侠》等多部佳作,这次合作当导演自然也是水到渠成。

第一次当导演,两人得到了朋友们的鼎力相助。“我们几乎是把能想到的所有好朋友,包括我们觉得合适的演员贴满了一墙,然后一个一个看,基本上我们定的每一个演员都来了,这个是真的要感谢。”最终,《情圣》搭建起了一个由肖央、闫妮、小沈阳、乔杉、代乐乐、常远等组成的超强喜剧阵容,邓超也在其中客串了一个角色。宋晓飞笑称,本来徐峥、黄渤都要来客串,“我没敢让他们都来,怕观众看到会乱。”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情圣》的黄金阵容汇集了爱笑会议室、开心麻花、白眉工作室、赵家班等不同喜剧流派,这一点看似优势,实则却是两位导演遇到的最大难题。“这几年很多优秀的喜剧和综艺节目都很火,无形中把老百姓的笑点调的不太一样,所以我们这次最大的压力在喜剧的创作方向上。”宋晓飞举例说,“比如说东北小品跟上海喜剧,就存在南北差异的问题,凡是语言类包袱都会有这类问题。那我们就尽量把所有喜剧点埋伏在剧情里,通过情节和桥段制造喜感,比如错位、误会,不做那种语言喜剧。”

尽管《情圣》里喜剧大咖不少,但两位导演却选择了表演经验并不算丰富的肖央担当男一号,最终,肖央的表现可以说让所有人眼前一亮。董旭导演透露:“我去年参与了电影《唐人街探案》,肖央是其中一大亮点,我跟晓飞都很喜欢这个人物,我们这个剧本出来之后很快想到了他。”宋晓飞也很欣赏肖央,认为他的表演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原本是想请肖央演小沈阳的那个角色,但剧本几经修改之后,还是觉得他演肖瀚更合适。后来见面谈了谈,就决定他是不二人选。”

《情圣》中的三位女星也特别出彩,代乐乐演绎泼辣而不失温柔的媳妇,韩裔女演员克拉拉本色出演性感模特儿,闫妮则挑战麻辣御姐。宋晓飞解释:“一般情况戏里会有丑角,闫妮那个角色是一般喜剧人物设置里的丑角,但我们不想丑化女性角色,让三位女性都以最美的形象出镜。”

全片最大的惊喜恰恰就是闫妮,据说她为了这个角色疯狂瘦身30斤,成就了迄今为止在大银幕上的最美形象。对此,宋晓飞也很得意:“很早以前和管虎导演拍《斗牛》的时候跟闫妮合作过,那次是把她打扮成一个村姑,脸上抹点黑,穿上花棉袄,弄的特别土,那个时候就发现把她弄土很困难,她本人很美,我们这次也是下了功夫,我本人很满意。”

《情圣》上映以来好评不断,不少观众都把这部电影拿来和《港囧》、《夏洛特烦恼》相比,但董旭认为,“《情圣》跟‘夏洛’不太一样,‘夏洛’童话感更强,我们的电影现实感更强。”而宋晓飞觉得,这种比较也说明了观众的认可,“我觉得对我们是一种褒奖,也让我们觉得这次有一个好的结果很开心。”

对于观众们期待续集的呼声,两位导演回应说:“这两天看大家对片子的喜爱程度,我们也在想,可能得考虑拍《情圣2》的问题了。”

编剧

一改喜剧片

常用的“段子式”搞笑

《情圣》的故事和《港囧》类似,讲述一个中年男人在平淡生活中逐渐失去激情,于是便决定伙同好兄弟一起找回活力。这个剧本其实并非原创,而是改编自1984年的美国电影《红衣女郎》。曾搭档创作电视剧《大丈夫》、《小丈夫》的“夫妻档”编剧李潇和于淼,这一次又携手迈出了电影编剧的第一步,出色的完成了《情圣》的本土化改编。

“虽然《红衣女郎》这个电影年代比较久了,但跟我们现代社会上的一些东西是有契合度的。”于淼表示,“虽然选择了喜剧的包装,但还是想反映一些社会问题,探讨中年男人怎么度过平淡期这个话题。”于淼希望,观众在看完《情圣》之后除了哈哈一笑,还能引发一些思考,“当家庭面临这种外来的威胁时,该如何应对。”

《情圣》一改国产喜剧片常用的“段子式”搞笑,玩起“情景式”喜剧,这一点颇受观众认可。“写段子跟写戏区别很大,把段子融入在一个戏里面,是很吃功夫的一件事情。”于淼表示,这一次他们不想写一出闹剧,也不会故意挠观众脚心,而是尝试“把人物放在一个他不应该在的情景当中,这样比语言的包袱更高级一点。”

于淼承认,《情圣》确实是一部男性视角的喜剧,“这个片子有点给男性同胞挖坑,把男人心里的弱点和小缺点暴露给女性朋友们看。很多女性同胞可能会面对(丈夫出轨)这样的问题,但是我们不想通过一部电影去说教,去告诉女性观众该怎样处理、告诉男人该怎么选择。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解决方式,我们只是把这个问题提前提出来了。”

对于《情圣》中“渣男回头女人就原谅”的套路,很多女性观众也有质疑,认为这是一部“直男癌”电影。但作为女性,编剧李潇觉得类似的批评有些过于上纲上线了,“我认为直男癌和女权主义一样,被严重夸大过度使用。现在好像只要站在男性角度,就会被人说是直男癌,其实我们应该放下男女对立的想法,多一些互相理解,这也是片中沈红聪明的地方,有些东西不说破是一种给对方和自己留余地。”于淼则认为:“如果一个男人失去了对女人的尊重,就是直男癌。我们的电影里并没有说一个男人如果回归了家庭就一定能得到原谅,而且像小沈阳这个角色玩的再欢,但最终还是孤家寡人。”

为了满足女观众的心理,李潇也透露,他们正在考虑写一部《情圣》的姊妹篇,“站在女人的角度,去讲一个女人想要冲破人生的牢笼,获得自由的故事。”

主演

好的电影

不光让人笑也会慰藉人

有着歌手、演员多重身份的肖央这一次在《情圣》中结结实实地过了一把表演的瘾。相比自导自演,他更享受单纯的演戏,因为“角色里的自己比生活中的自己更自由”。他认为,“大家之所以喜欢这部电影,是因为肖瀚带着所有压抑的人去冒了一次险。其实现实生活中压抑自己的人很多,肖瀚就是在寻找活着的意义。”

电影中,肖央饰演的肖瀚是一个在平淡生活中试图寻求点刺激的中年男人。影片中,肖瀚最后并没有真正出轨,整个故事更像是他的一场春梦。对此,肖央认为,这个结局是“一条道德的线”,“这在创作上挺重要的,要符合社会的标准,这种平衡点无论如何不能越过。到那场激情戏时,实际上肖瀚的心率手环已经不跳了,他一直追求的激情和活力已经没有了,这也在某种意义上算是一种悲哀吧。”

谈到自己的爱情观,肖央直言,他追求的是“理想化的爱情,圣洁的生活”。“爱情有很多阶段,不会永远是激情四射,终归有一天会变得平淡,像亲情,但彼此又离不开对方。要学会接纳这个阶段,而且要爱上你的伴侣除了外表的一切东西,因为要在一起很多年,如果你没爱上她的精神世界,那就会比较麻烦。”

片中,他最喜欢的一场戏是结尾在地下车库独自起舞的那一幕。“拍了很多条,之前也练了,但后来剪进去的是即兴跳的,因为我想去表现一个人自由的感觉,其实有很多含义在里面,比如挣扎、自我调整等。那天拍的时间很长,18小时,都发烧了。”他也感谢这部电影给了自己更多表达内心戏的空间,“之前拍《唐人街探案》、《老男孩》,偏喜剧类型更多一些,而肖瀚在压抑的外表下,有很多只有自己知道的内心活动,所以内心细节会多一些。”

对于片中和自己纠缠不清的三个女人,肖央的评价都很高。“闫妮老师是非常好的喜剧演员,很有天分,她演出了马丽莲的风情万种,一点不输克拉拉。克拉拉非常符合角色,给角色加了很多分,让男人都难拒绝。她外形好演技也好,非常难得。代乐乐把媳妇演神了,非常默契,我们刚认识没多久,一下就演出老夫老妻的感觉,有浓情,又有幽默感。”

他自己给《情圣》打出了8分。“一是友情的部分,很真实,哪怕全世界都讨厌你,你的朋友还会接纳你,这是友情的最高境界。另外一个就是关怀,这个人物让观众觉得比较温暖,让大家觉得原来我不是孤独的,中年危机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是大多数人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我喜欢这个电影的原因就是,这个电影不光让人笑,也会触动到人、慰藉到人。”

面对电影行业由热转冷,肖央坦言“是件好事”。“一个行业有大量资金进入,说明这个行业是有吸引力的,从业者也会有更多的机会。当然同时也容易出现批量生产、粗制滥造等问题。我觉得作为创作者,内心深处创作的热情要保持,保持初心最重要。要把电影当一个事业来做,而不仅仅是赚钱。出发点不同,结果也会非常不一样。”他透露,自己执导的新片计划在四月份启动,“到时候宋晓飞导演、董旭导演也会加入,帮我做摄影师和声效师。”

本报记者 李俐 

(编辑:潇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贤纳士 | 合作加盟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华夏文化艺术委员会
版权所有:华夏文化艺术委员会
E-mail:cnyxzgw@163.com 010-59195178  QQ:309802626951.La 网站流量统计系统
京ICP备:12053082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3446号